365足球外围网站合法吗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威宁 > 历史威宁 > 历史威宁

牛棚子土目家的庄园---难以抹去的历史

2017-12-19 12:45:46 | 来源:威宁县委党史县志办 | 作者:禄炳宪 祁德超 龙 华 | 阅读:
  2010年7月27日,这是一个十分晴朗的日子。按照日程安排,我们如约来到威宁自治县牛棚镇,拜谒仰慕已久的“牛棚土目庄园”。

  牛棚土目庄园位于今牛棚镇政府所在地,一进镇政府大门,我们便看见了右前方那片古色古香的土木结构建筑。据牛棚镇镇长禄斌介绍,牛棚土目庄园原来一共是七个天井,后来几经损毁,现在只剩下这最后一个天井了。走近前去,我们便发现,整个庄园的墙基是用3至5尺长的五面石砌成的,墙基之上筑的是2.2尺厚的泥墙。现在墙上粉刷的是纯白的石灰,但是据说以前的墙面是用炭精、细砂、石灰、松叶合制灰浆粉糊后,再用纯石灰浆划出白色灰口线,看上去好像火砖砌成。抬头望去,只见这最后一个天井的前堂,有着一大两小三道高大而威严的大门,大门的两边有数个外小内大的射击孔。中间的那道大门足有两米多高,听说那是要县以上官员或至尊亲朋来了才开的。两边的那两道门要稍小一些,那就是庄园里居住的人们平常出入的通道。房子的前檐用六根大木托柱托起,木柱立于精雕细刻的石墩之上,大柱之上附有吊柱,柱头刻有精致绣球。房顶上筑有垛脊,风檐扣筒瓦五沟,吊檐压筒瓦三块。那三道大门均是用极厚的木板做成的双扇大门,上面乃用朱红色的油漆漆就。进了中间那道大门,必须穿过一条十余米的巷道,对面又是一道双扇大门。过了这道大门,我们这才算是真正进入这个幸存的“天井”了。

  站在天井的中央,四周看去,我们终于看清了整个天井乃至整个四合院的全貌。据牛棚镇政府的工作人员以及当地七八十岁的老人介绍,牛棚土目庄园建成于清朝光绪年间,占地一万多平方米,是由威宁“八大土目”之一的彝族土目禄贞祥主持修建的。整个庄园坐南向北,依山而建,设有七个天井,其中有五个正天井,第二个天井的左右两侧各有一个小天井(小天井内种植四季花卉,是庄园主人休闲散心的地方),整个建筑被称为“真五假七”重。每个天井都是一个标准的四合院,内侧第二层楼都是雕栏画栋的走马转角楼。由于地势略带坡度,每个天井内都有一道石梯,每道石梯有三、五或七、九等单数台阶不等。天井内地面均用五面石铺就,但正中处的铺法与其他地方有异,中间似乎成一条大道一直通向石梯。现存这个天井的上方是一排五间的正房,中间一间稍大,设有案台,供祭祀时用。左边第一间是土目园主经堂,第二间存放贵重物品。右边第一间放供品,第二间住庄园女主人。祭祀案台外也是一道双扇大门,大门下面是个十一级的石台阶。台阶两边各有一个石柱做成的灯台,右边廊下有个长方形的石缸,大概是消防取水之用。正房整体吊檐垛脊,风檐扣筒瓦五沟,吊檐压筒瓦三块。据说,原来在正房和左右厢房屋脊正中塑有“忠孝仁爱”四个大字,正房屋脊两端塑有蛟龙和骏马,照壁墙内外有草书的“福、禄”两个红色大字,在平常供家人出入的门头上分别还有“德延山”、“广化里”等等字样,大门两侧各有一个石缸,做工精细,上面刻有日月星辰、花草树木、飞禽走兽等图案,栩栩如生,但是这些都随着人为的破坏以及自然的风风雨雨而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之中了。

  据有关史料记载,土目是我国古代边陲地区少数民族土司的下属头目,负责管理当地防务、司法等等事务,势力很大。就拿牛棚子土目禄贞祥家来说,他家素以富豪着称于整个威宁县,其地产、房产延及威宁县原来的牛棚区、中水区、观风海区以及云南省的昭通、会泽、鲁甸等县市,有人甚至估价说他家的钱粮比“盐仓府”家的还要多。传说他家祖上因为打“冤家”时躲在牛棚里逃过一劫,发家后就命名为“牛棚子家”。牛棚土目庄园建成后,不但拥有300多人的武装队伍,而且还设置有水牢等设施。这支队伍后来在开明园主张丽仙的领导下,于解放前夕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和平起义后参加整编为威宁游击团牛棚中队,为家乡的解放事业作出了积极贡献。为此,近年以来,牛棚镇党委政府根据地委、行署提出的“五古”建设构想,结合当地具有浓郁彝族文化、苗族文化、布依族文化的特点,积极呼吁重修牛棚土目庄园,计划将牛棚镇打造成为独具特色的集彝族“火把节”、苗族“跳花坡”、布依族“打蚂螂”等为一体的民族风情旅游胜地。此举已经得到了牛棚子家后裔禄安志父子等人的极大响应,据说目前牛棚镇用来权且维修庄园的10万元资金就是他们家族间捐助的。

  在这次采访的过程当中,我们还了解到,有关业内人士还认为,当年牛棚子家为了求风水,除了在庄园前面建了一个月牙形的荷花塘之外,还特意在庄园周边修建了四个海子,也就是今天人们常说的发禄海子、范家田、响水水库和邓家营水库,这些无疑都是前人留给我们开发旅游的上好资源。这四个海子目前除发禄海子和范家田积水较少外,其他两个都已经建成了水域面积较大的水库,如果能够在上面建些亭台楼阁、水库周围再建些造型别致的民居小品建筑的话,与牛棚土目庄园联合起来开发,那一定是个不错的集休闲娱乐、垂钓饮宴、博览增智的好地方。因为不论怎么说,牛棚土目庄园的建筑风格既有唐宋土木建筑的风格,又有鲜明的彝族建筑风格特征,其间透射出的文化内涵既是历史的真实写照,又是当地物质文化生活方式得以代代相传的有机载体。时至今日,在牛棚镇周边的几个乡镇之中,我们仍然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到牛棚土目庄园所蕴含的彝族文化对于人们日常生活的诸多影响。这里的普通民居,许多都是按照四合院的方式建造的,即便是财力有限,也会把前堂改建成一道围墙,既有四合院的基本风格,也能挡风雨拦牲畜,颇有一举几得之功效。房子的屋脊上一般都有垛脊,吊檐和风檐边一般都要扣筒瓦。直到现在,这里的普通人家逢年过节或者是有至尊亲朋远道而来,都要做“八九大碗”,都要叩头作揖,这个据说也与牛棚子家的生活起居有关。这里的人家绝大多数都比较重视教育,据说牛棚土目庄园的第二个天井里就有专门的学堂和先生居住的地方,而且还书有“东壁图书”、“西园墨翰”的字样,这也许就是这个地方多年以来出了不少人才的原因之一吧。距离牛棚镇不远的玉龙乡,原来就是牛棚区的一个乡,这里生活的各族人民受到彝族文化的影响,一直以来在农历6月24日“打火把”活动都比较盛行。牛棚镇辖下的红岩村是一个布依族聚居的村寨,这里的“打蚂螂”活动在黔南黔东南布依族地方没有,就是威宁县兴发布依族乡也没有,可以说这就是一种独特的民族文化。总之,如果有机会拜谒牛棚土目庄园的话,那么,不论你从哪里来,也不论你是什么身份,只要你站在这个曾经规模宏大、曾经辉煌一时的土目庄园里,哪怕你现在看到的仅仅是这最后一个天井了,但是你仍然会有一种震撼的感觉,仍然会在不知不觉中领悟出一点什么东西。这,也许就是这个百年庄园以及里面许多尘封的故事留给我们的牵挂或者启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