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足球外围网站合法吗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威宁 > 威宁地理 > 威宁地理

高原银杏

2017-12-25 17:01:41 | 作者:肖良宪 | 阅读:

  传说中,它有千岁之久。因 为高龄,在海拔 2400 多米的山颠, 它成了树之长者,一代又一代村 民对之敬若神灵。虽说高处不胜 寒,然而,在那个叫二堡村的地方, 一棵银杏树,却用它顽强的生命 力诠释了对这块土地的深沉爱恋。 这种情怀,无声地打动着我们。

  发现银杏树是一种偶然。起 因是贵州人民出版社要出版一套 《行走贵州》的记游性丛书,委托 毕节地区文联《高原》编辑部主任、 作家彭澎撰写威宁部分的文章。从 2006 年初起,彭澎就给我打过几 次电话,说这些年很少到过威宁, 手里虽有一些资料,但没有亲身感 受,怕写不好,要到威宁蹲上十天 半月。由于他时间忙,上半年终末 成行。直到七月初,彭澎才又打电 话说出版社催得急,书名都已初定 了,名为《威宁·草海·黑颈鹤》。 又说全书虽只“万多字,但要配上 精美的图片,大约有十多万字的容 量,尤其是此前已有很多人写过草 海、石门坎、百草坪、中水古汉墓 遗址”等方面的文章,如今要从记 游的角度来写,而且高度浓缩,感 到压力挺大,若写不好,无颜面对 威宁父老乡亲。当然,我知道这是 一个有责任感的作家都会有的想 法。

  于是,我们便陪彭澎去了盐 仓,原本只想去看看百草坪和向 天坟,但镇里几个领导说二堡村 的银杏树值得一看。既然要全面 反映威宁,总得多挖点东西出来 吧,抱着这样的想法,我们便顾 不上吃中午饭,在饱揽了百草坪 绝美的夏日风光后便匆忙赶往二 堡村。走完平坦洁净的柏油路, 拐进了 326 国道边的便道路,吉 普车便开始像一个醉汉,在夏天 的酷热里一路摇晃,而我们则好 像坐在摇篮里,幸好公路两边嫩 嫩的苞谷林和已近成熟的洋芋丛 里散发出的芳香而清爽的气息不 时飘洒进车窗里,没感到丝毫的 困顿,车子便在一问石砌的平房 前停下来了。一个六十开外的老 汉正坐在门前吸旱烟,镇里开车 的蔡师下去后和他打了个招呼, 并介绍说我们要去看银杏树。老汉叫罗家才,是村里原党支部书 记。听说有作家来写银杏树,老 罗很高兴,领着我们又过了几户 人家房前,一棵大树便孤傲地立 在我们面前。

  在银杏树下环顾,二堡院子几十户人家仿佛装在一个小盆子得不说起奢香古驿道(又叫五尺 道)。应该说在明朝初年,地处 黔西北的乌蒙山区还是化外之地, 是明朝中央政府可望而不可治的 地方。得益于女政治家奢香夫人 的雄韬伟略和远见卓识,才使这 块热土上的各族人民有所归属, 融进大明王朝统一的版图。而后 奢香夫人的受诬陷,进京面圣告 御状等一系列事件,也许是促成 奢香夫人决心修建五尺驿道的深 层次原因。透过历史的烟尘,不 难想象,在 600 多年前既不通驿 路且虎狼出没的磅礴乌蒙山脉间, 满怀愤懑和委屈却又心中装着一 方子民的奢香夫人,用一个女人 的柔弱之躯历经了怎样的艰难困 苦,才到达南京的?她是否在口 干舌燥忍饥挨饿中一边前行一边 想着怎样开通五尺道?就在她大 获龙恩领命回来后,五尺道的修 建就提上了议事日程。最先一段 是从毕节修到贵阳的修文,后又 修从毕节到云南昭通这一段,这 段路毕节出去一直到四川的永宁 (今叙永县),威宁方向延伸到 昭通。从奢香夫人在位时修起, 其后又由其子接着修。五尺道的 开通,促进了云、贵、川三省的 开发。由于奢香夫人的杰出贡献, 其时在大明王朝的各土司中,奢 香位居各宣慰之上,这在中国历 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在今天也 有人曾高度评价说奢香夫人是“中 国西部大开发的先锋”。在威宁 境内,从县城往东北至今还有头 塘、二堡、三寨、四堡等地名, 这些都是几百年前开通古驿道时 所取的驿道名。如今,古驿道已 被现代的公路所代替了,但在威 宁山间,那一块块磨得光亮的石 板还在时隐时现地见证着历史, 尽管这一段段破碎的驿道如今是 那么冷清,但谁也抹不去它在历 史发展的长河中曾经有过的重要 作用。 老罗说二堡村若干代人以前 叫二堡街,街两边全是铺面,过 往商人众多,异常繁华。可以想 象,因为有了驿道,宣慰大人的 各种请示报告及地方社情民意便 通过驿官得得的马蹄声和一路不 停的吆喝声源源不断地传递到京 城,大明王朝对于边地的各种指 示批复也畅通无阻地传达下来, 而民间的交流往来也在这驿路两 边不断地延伸拓展开来,中原先 进的文化、科技等也如涓涓细流 沿着驿道无声地浸润着这块土地。 那么,这棵被村里人说成已几千 年树龄的银杏树也许便是当时开 发交流的一种信物,被人从外地 引种到威宁高原。如此说来,它 即使称不上千岁,至少也有 600 多岁了。是谁在二堡这个地方引 种了银杏树,如今已无从考证, 或许种树之人,当时只是一时的 心血来潮,本没指望它长多大, 活多少年,没想它竞对这块土地 不遗不弃,情有独钟。从科学的 角度来分析,当初种银杏树的人 除了种下这一棵(或许很多棵) 雌树外,肯定还种下了一棵(或 许很多棵)雄树。因为从果实来 看,这棵银杏树只能是雌树,它 虽然每年都结果,但由于没有胚 芽,它不可能发芽繁殖。没有了 雄性伴侣,注定了这棵银杏树只 能从此孤独,尽管大地赠予它的 是高寒的气候和干旱的土地,但 在 600 多年的风雨沧桑中,它的 根,早已融入这片土地,和一代 又一代的二堡村人相依为命了。 后来得和,这棵银杏已收录 入贵州名木古树保护名录里,在 贵州目前已发现并记录的银杏树 中名列前十位。孤独而寂寞地修 炼了几百年后,终于从几乎被人 们遗忘的山野小村走进名木古树 排行榜,这是值得庆幸的。离开 二堡村后,我一直无法忘记老罗 说过的一句话,他说退休后他每 天都要围着银杏树转几圈,看它 一眼,守着它,就觉得日子有了 盼头。我想我们应该感谢遥远的 奢香夫人和那引来树种之人,尽 管几百年来这棵银杏树不曾开口 说话,但它却伴随着这块土地上 的人们在漫漫历史长河中从蛮荒 走向了文明。同时,还有一代又 一代的二堡村人,有他们的守护, 这银杏树扎根高原的信念和生生 不息的生命又何止千年!